充满朝气地吃药

无条件宠芥
混迹在各种冷cp里的懒癌晚期
高考让我成为了一条没有梦想的咸鱼
所以……本咸鱼连段子也写不粗来了

【网近】OOC的世界

★如题
★十分钟脑洞
★发文祈祷数学80!!!
.
.
.
顾飞是城里最受欢迎的人。

这天,他又被一堆人围住了。

大家正在争论谁先要签名。

争论持续中,众人各持己见。

生无可恋的顾飞无语望天。

对了,试一试新招吧。顾飞眼睛一亮。

“新阿姆斯特朗2880度回旋加速式双炎闪!”

新招完美达成,世界恢复了原有的静谧。

啊,岁月安好,世界和平,去看看通缉任务吧。

顾飞露出一个斯文的微笑。

【高银】刚被捡到的时候

☆今天心情不好,决定发黑历史以毒攻毒
☆妄想了一下银时被松阳捡回去之后发生的事,结果半途而废强行打了高银的tag

——————————————————

银时抱着刀倚在松阳家左边的门框上。

松阳捧着书靠在自己家右边的门框上。

银时无语望天,偶尔斜眼看一看嘴角微翘,低头认真看书的松阳。

很久没有跟人说过话的小孩子终于忍不住断断续续道:“是你家吗?这里。”

松阳似乎这才记起自己捡了东西的事,埋头看书的动作稍稍有了变化,转头看向抬头提问的银时。

“是哦。”松阳微笑着指了指门柱上的“吉田”,接着又略带苦恼地看着门上的锁,“顺便一提,其实我刚才一直在回想出门前到底把钥匙放在哪里了,不过完全没有头绪呢。”

这么说着的男人,笑容却自然得很。

银时抱着沉甸甸的新刀,瞥了一眼那本被松阳卷起来握着的书后,继续抬头望天。

阴沉沉的天空中,铅灰色的乌云层层叠叠地延伸着,并不好看。

良久,脏兮兮的小孩伸手抠了抠鼻子,小声道:“书拿倒了。”

然后猛地把脑袋转向了另一边。

几年后,在课间跟高杉和桂回忆某天然卷童年糗事的松阳微笑道:“真可爱啊,那个时候的银时。”

听到这里的桂表示自己并不关心那个时候的银时如何可爱,他更好奇银时是怎么在几年的时间里变成如今这副没皮没脸的死样的。

而高杉则不屑地看向窝在角落里呼呼大睡的某卷毛,接着马上移开视线,嫌弃地呿了一声。

哪里可爱了,那个家伙。


【晴博】此事无关风与月(一)

☆阴阳师手/游同人
☆标题与正文基本无关,用着过干瘾_(:з」∠)_
☆老狐狸晴明和耿直博雅出没,架空及OOC红色预警
☆因为听说今天是七夕,所以姑且来凑个热闹……又不是贺文凑个鬼热闹啊啊啊
☆这是flag:我不会坑的!真的!总有一天会填平的!当然具体几年我就不确定了(自pia

——————————————————————

源博雅第一次听说安倍晴明这个人是在年少时的某次家宴上,父亲大人与家臣谈话的时候总会有意无意地让源博雅听上几句,这次他们的话题是安倍晴明。

最厉害的阴阳师吗……有点意思。

已经着人收拾东西,明日便要离家修行的源博雅漫不经心地听着。

有机会和他切磋一下吧。

虽然这么想着,但有关安倍晴明的事,在源博雅这里几乎马上就被丢到脑后了——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然而,说是忘记了,时间确实也已经过去了很久,但当那个高帽华服的白发男人出现在视线中时,源博雅还是立刻就认出了他。不过,那并不是个可以上前搭话的好时机。

简单来说,在源博雅与山中一只长相奇特的恶鬼陷入苦战时,安倍晴明正好从林边小道经过,并且停下了脚步,还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

——那并不是什么令人舒适的眼神,对于一个陌生人来说,他眼中的好奇太过逾越了。

“需要帮忙吗?”晴明站在原地,稍微抬高了声音。

源博雅没有看他,事实上,在发现晴明眼中异样的神采之后,他的眼神就再也没有分过去一丝。

对于那些实力强大却又不合胃口的对手,总是需要有一些特殊的相处方法的。

长发高高束起的武士用出全力重重斩下一刀,在恶鬼陡然拔高的尖叫声中嗤笑道:“乖乖站在那里看我怎么了结它吧!阴阳师大人!”

于是晴明便真的只是站在一旁观望着。

背着长弓的年轻武士灵活地与堪称庞大的恶鬼周旋着,愈发凌厉的攻势下,他砍出的每一刀似乎都带着狂风呼啸的声音,气势凛然地将对手一步步逼入绝境——

终于,源博雅挥下了最后一刀。

那一刀从恶鬼的头顶正中直直劈入,刀锋所过之处,鬼身皆作烟雾状飘散,恶鬼凄厉的鸣叫声震耳欲聋,却丝毫无法阻挡这致命一击,待这一击势去,那将近二人高的怪物也便直接被劈作两半,彻底消散在空气中了。

值得世人为之赞叹的胜利。

但在这里,寡言的安倍晴明是唯一的观众。

晴明习惯性地用折扇敲打着另一只手的掌心,目不转睛地望着武士利落斩杀恶鬼的身姿,专注的视线扫过对方的全身,最终落在右臂一道颜色青黑的抓伤上。

“看来还是需要我帮忙啊。”晴明喃喃道。

“你说……什么……”源博雅用刀撑住地面,眼前一阵阵发黑。

模糊的视线中,那个阴阳师正在慢慢走近。

“不过,你这副模样……我们都已经忘记彼此了呢……”

晴明上前扶起昏迷的青年,温润的眉眼间带着几分自嘲和落寞。

重新开始的可能性是多少呢?

这种事情,就连永生的巫女也算不出来吧。

正在庭院里和神乐聊天的八百比丘尼突然望了望天空。

“……八百比丘尼?怎么了?”恬静的女孩跟着抬头,午后湛蓝的天空映在琉璃色的瞳仁上。

神乐眯着眼往树荫里退了一步。

巫女掩嘴微笑,仿佛见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但显然没有分享的意思:“不,没什么。说起来,晴明大人快回来了呢。”

神乐轻轻应了一声,清澈的眼瞳中满是依恋。

“啊啦,神乐真的很喜欢晴明大人呢。”

“嗯。晴明是像哥哥一样的亲人,而且也失忆了,所以必须保护他。”

骤起的风卷起少女轻缓的话语渐渐远去,带着夏季未尽的燥热和秋日丝丝缕缕的凉意,温柔地抚上沿途的行人与妖怪,树木顶部的叶子也跟着沙沙作响,波浪般起伏着。

这阵风高高地掠过某片树林,潜伏在树叶间的乌鸦惊叫着飞起又落下,正令式神背着昏迷武士的阴阳师抬起头看了看天空,然后微笑着往家的方向走去。

——某些没有说出口的诺言和心意,其实早在它产生之前就已经传达。

那是人类之间珍贵至极的羁绊,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被丢弃与遗忘的东西。



【高银】高杉晋助十次和坂田银八谈话,七次心塞欲死

☆三年Z组银八老师的世界,私设高杉寄养在银八家,银八暗暗撩闲的故事
☆接官方小说中冷血硬派高杉篇结尾部分,没看过小说也没关系啦,大概就是高杉跟神威打架银八劝架成功但是被砍了一刀吧(不
☆没头没脑且短小
☆架空及OOC红色预警_(:з」∠)_
☆我好啰嗦_(:з」∠)_

————————————————————————

“这可是JUMPSQ啊高杉同学,一个月一本堪称传说的存在,”银八瘫在客厅的沙发上,半睁着死鱼眼有气无力道,“居然一刀砍坏一半,我还一页都没看啊——”

“所以说,这个星期的少年JUMP就拜托你去帮我买一下好了,在你买来之前阿银我可是什么东西都不会给你吃的哦。顺便冰箱里只剩一瓶草莓牛奶了,买JUMP的时候也帮我带一瓶好了。”

“不,还是两瓶吧。”银八认真地考虑了一秒之后改口道。

懒洋洋的死鱼眼不良老师的话高杉从来都是左耳进右耳出,并且这人在高杉寄养在他家的几年里正经做饭的次数屈指可数——发工资的时候除外就是了——这种程度的威胁效果简直跟某眼镜男的存在感没什么两样。

(新八:exm?跟我有什么关系啊?!不要每次都强调这个设定好吗!我也不想——)

(咔嚓。)

高杉不紧不慢地走进厨房,打开冰箱。

唔,果然只剩下一瓶草莓牛奶了呢。

高杉看着空荡荡的冰箱,在回想刀砍在银八身上的触感的同时,不禁有些好奇银八在周末的短短两天内到底做了什么,居然能搞出冰箱被人洗劫一空般的奇景。

但即便如此,高杉也没有任何生气的迹象,与其说他已经在这两年里习惯了银八的种种恶习,不如说,此刻的高杉的心里正回荡着某种微妙的情绪,并不强烈,但足以抵消眼前这猝不及防的糟糕状况所带来的心塞。

但是,人类这种生物果然是不应该纵容的啊。

高杉看着冰箱的一个角落,那里在两天前还好好地放着他三天份的养乐多,如今却连一张包装纸都没有。以及,冰箱里原来存在着的东西,不,是现在应该存在着的所有食物,都是由高杉亲自采购的。

当然了,都是一些速食类的东西,下厨这个词跟高杉大概是永远都扯不上关系的。

“喂,天然卷,”高杉走回客厅,看见躺在沙发上一边抠鼻子一边翻着JUMP的银八后,冷酷的表情中混入了少许嫌弃的意味,“我不在的这几天,你又做了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事?”

银八闻言转过头来,原本邋邋遢遢架在鼻子上的眼镜被他推到了额头上方,到处乱翘的卷毛被稍微挡了一下,完整露出的两道眉毛正一上一下扭曲地配合着主人欠扁的挑衅表情——

“哈?高杉君,这是突然怎么了?莫非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不见了?喂喂这可不妙啊,像[哔——]书啊,[哔——]DVD还有[哔——]GAME之类的东西就应该好好藏在床底才对嘛,乱放的话可是会被大扫除中的妈妈桑丢掉的哦,还是说高杉君的收藏品终于多到了无处掩藏的程度了?”

“你跟我说的不是同一件事吧。”高杉向前几步。

“嘛,阿银我也不是不理解你的想法啦,毕竟是蠢蠢欲动的年纪嘛,控制不住自己也是正常的。但是啊,那个,收藏品无处可放什么的,果然还是有点可怕呢,现在的小孩子还真是的,对吧,蠢蠢欲动的高杉君?”

完全无视了高杉的话,银八就这样一边胡乱感叹着一边翻了个身,坚持不懈地翻看着手里破破烂烂的JUMP,没有拿书的那只手懒散地朝着高杉摆了摆:“好啦好啦,妈妈桑我原谅高杉同学私藏[哔——]书了,所以现在快点去买点适合青少年看的书洗涤一下心灵吧,比如JUMP什么的,这本破了这么大的口子看着很不爽耶。”

正听着银八毫不走心地胡说八道的高杉,仍是十分从容的样子。

不愧是银魂高中创立以来最强悍的不良,这个世界上能让他动容的东西似乎是不存在的,要说他总是如此冷静的原因究竟为何,如果让来岛又子说明的话,大概本文的篇幅会瞬间翻上三倍吧,这也可以算是一种灾难了——

但到底心情如何,只有高杉自己清楚。

哦,正被高杉踩着脸的银八老师大概也能够明了吧。

能轻易让不动声色的高杉同学亲自动手什么的……

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胜利了呢。

——————————————————————————
ps.
作为在两天内让冰箱里的食物以及养乐多迷之消失的祸首,银八顶着一张被家暴过一样的脸,带着高杉去吃了拉面以表歉意。

“嘛,偶尔请客罢了,高杉同学以后要请回来的吧,绝对会请客的吧,请客什么的不是理所当然的吗高杉君?”银八如是说。

“给我统一一下称呼。”高杉面无表情道。

再ps.
本人冒着生命危险再透露一句话好了。

餐后饮料是养乐多。

再再ps.
路过书店的时候高杉良心发现(银八语)地掏钱给银八买了一本JUMP。

但是经过超市的时候,并没有出现银八期待的“两个人愉快地购买草莓牛奶”的场景。

稍微有点记仇呢,高杉同学。

再再再ps.
一写到ps就停不下来辣~

呵呵,你以为我是会这么写的人吗?

是的我是_(:з」∠)_

最后的ps.
高杉晋助,生日快乐(。・ω・。)ノ♡


【太芥】h途中突然抽风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超短的段子
☆十分钟搞定的小学生随笔
☆内容与标题基本无关_(:з」∠)_
☆ooc什么的难道不是我的标配吗……
☆部分语句来自忘了什么歌的歌词_(-ω-`_)⌒)_

太宰忽然觉得有些荒谬。

他的小笨蛋君从未露出过这种类似于脆弱的神情。

不管他说出怎样刻薄的话,用怎样的手段打骂芥川,能够得到的都只不过是更凶恶的眼神和更犀利的攻击罢了,甚至有时还会感受到他毫不掩饰的杀意,那从脚底开始一直往头顶蔓延的寒意,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他的芥川君,不应该这样泪眼朦胧地看着他。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再也抑制不住。

啊……还是我太温柔了吧。太宰想着。

“芥川君,要开始咬着手指忍耐了哦,接下来可不能太放松呢。”

太宰假笑着凑近芥川耳边,用他最熟悉的可怕气场将他包围。

“……呵,做、得到……的话……就别、废话。”

透明的泪水下,那双漆黑的眼睛依然恶狠狠的凝视着眼前的人。

太宰勾起嘴角。

——原来是我看错了呢。



一周年纪念

【太芥】关于芥川照片从何而来问题的讨论

☆私设哒宰STK
☆小学生随笔
☆超短的段子
☆OOC

有一天敦突然问起刚来侦探社时国木田给他看的芥川的照片是哪来的。

“照片?”国木田回想了一下,从柜子里抽出一只档案袋,“拿去看吧,港黑的资料都在这边这格,不过芥川的资料似乎格外丰富,我第一次打开的时候还被它吓了一跳来着。”

坐在窗边办公桌上的乱步怪笑了几声。

敦把档案袋里的资料倒在桌子上,顿时,半张桌子被各种各样的照片铺满了,大多数是监控录像的截图,也有部分是非常清晰的正面照,黑手党的狂犬芥川龙之介以各种不同的姿态出现在这些照片上,表情无一例外的都是严肃的扑克脸。

敦抖着手拿起一张,看到背面的几行小字之后,冷汗唰唰地流了下来。

“我我我我我们……还是把它放回去吧!”他僵硬地把手伸向桌上的照片。

“没关系的哦,这些照片跟某人整天连工作时间也不见人影所做的努力比起来还差的远呢。”乱步眯着眼睛坏笑道,“只是一些录像截图而已嘛。”

中岛敦细思恐极。

——————————————————————————
事后,国木田独步表示自己什么也没听明白。

从此哒宰在我眼中变成了STK
_(:з」∠)_

狗血沸腾

[太芥]哒宰桑,为什么给在下的巧克力缺了一个角·后续

☆哒宰日常作死
☆所以说这么短的段子为何会有后续_(:з」∠)_

“啊,那块巧克力啊?其实是昨天买蟹肉罐头送的哦,哎呀那位收银员小姐真是客气呢~”

“……”

“?”

“罗生门!”